工程案例

涉及淮北矿业、海螺水泥等 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发布四起典型案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07 20:13

  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一):治污不力 污染湿地 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涡北煤矿、涡北选煤厂生态环境问题突出

  2021年9月,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开展督察发现,该公司下属涡北煤矿和涡北选煤厂厂区环境脏乱差、雨污分流不彻底、煤尘管控不到位,产生的含煤污水污染河道,影响国家湿地公园自然生态环境。

  涡北煤矿、涡北选煤厂均为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涡北煤矿位于亳州市涡阳县,2007年建成投产;涡北选煤厂为煤炭洗选企业,与涡北煤矿相邻,2013年建成投产。金光沟为当地自然水体,流经两家企业厂区,最终汇入道源国家湿地公园内水体。道源国家湿地公园于2017年12月正式建立,是煤矿塌陷区塌陷形成的塌陷湖泊湿地,同时塌陷区湿地上有淮河支流涡河和武家河流过,形成了独特的自然河流与塌陷区湖泊复合湿地生态系统,为野生动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是许多候鸟迁徙的驿站和中途停歇地。

  涡北煤矿、涡北选煤厂厂区雨污分流不彻底,初期雨水收集处理不到位,跑冒滴漏积存的煤尘、煤泥等受到雨水冲刷后形成的含煤污水未能全面有效收集,部分积存在厂区内空地上和雨水管网内,降雨时排入厂外金光沟暗渠,淤积在河底。金光沟上游河水清澈,向西流经涡北选煤厂、涡北煤矿南侧围墙外的暗渠时,受企业外排含煤污水和河底淤泥影响,河水变黑,且含有黑色颗粒状悬浮物,成为一条“黑河”。

  金光沟流入道源国家湿地公园后,携带的煤泥等污染物长期淤积在河道内,日积月累,河底形成了厚厚的煤泥层,污染河道,周边群众反映强烈,涡北煤矿、涡北选煤厂重视不够、行动缓慢,问题长期未能解决。2021年7月份,有关媒体报道道源国家湿地公园受到污染破坏问题后,涡北煤矿配合属地街道开展金光沟清淤整治,但整治施工不规范,部分河段清理出的大量煤泥露天堆放在河道岸边,未能及时妥善处置,造成二次污染,周边群众反映强烈。在清淤整治时的河道取样监测:化学需氧量高达3000mg/L、氨氮14.7mg/L,分别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Ⅴ类水标准74倍、6.35倍,金光沟水体遭受污染,道源国家湿地公园自然生态受到威胁。

  涡北煤矿公司领导班子生态环境保护意识不强,思想认识存在偏差,认为金光沟的黑色河水只是颜色较深;对群众反映金光沟暗渠出口处河水浑浊问题,未从源头排查解决问题,仅对河道进行了硬化;对金光沟清淤整治,认为煤矿只负责出资,其他问题与己无关。厂区内的日常管理不到位,厂区内多个露天堆场堆存大量固体废物和杂物,整个堆场大面积区域泥泞不堪,环境脏乱差;部分废机油、废机油桶等危险废物露天存放,一些废机油遗洒在空地上;污水处理站日常运维台账记录敷衍应付,同一人员的签名存在数种不同笔迹。涡北选煤厂存在成品仓洗煤淋溶水直接洒落路面与雨水混流等问题。

  涡北煤矿、涡北选煤厂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意识不强,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落实不力,日常环境管理不到位,履行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担当仍有不足,对群众的合理生态环境诉求解决不力。

  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对下属单位存在的突出问题监督检查不到位,履行管理职责不力。

  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二):淮河能源集团下属潘三煤矿绿色发展滞后 环境管理松懈 生态环境问题突出

  2021年9月,省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淮河能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淮河能源集团”)开展督察发现,其下属潘三煤矿绿色发展滞后,环境管理松懈,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废水超标排放,严重污染环境。

  潘三煤矿隶属于淮河能源集团下属淮南矿业集团煤业分公司(以下简称“煤业分公司”),位于淮南市潘集区,1992年11月建成投产,核定生产能力为500万吨/年,2020年产量约为340万吨/年,面积54.3km2。

  《煤炭行业先进产能煤矿标准及认定办法(试行)》要求,对实际产量300—600万吨/年的煤矿,先进产能认定标准为水耗、电耗应低于0.25m3/t、21kwh/t,全员工效不低于9吨/工。根据《清洁生产标准 煤炭采选业》(HJ446-2008),潘三煤矿原煤生产水耗、电耗清洁生产审核目标值分别为0.30m3/t、25kwh/t,潘三煤矿清洁生产审核验收报告显示原煤生产水耗、电耗已达到目标值。而督察发现,潘三煤矿2020年原煤生产水耗、电耗分别为0.45m3/t、45kwh/t;2021年上半年,该煤矿水耗、电耗不降反升,原煤生产水耗、电耗高达0.74m3/t、63kwh/t,分别为先进产能煤矿标准的2.96倍、1.78倍,清洁生产目标的2.47倍、1.49倍;经测算,2020年以来,潘三煤矿全员工效低于3.0吨/工,对标先进差距明显。

  督察还发现,该企业一面大量耗水,一面又将本应回用的矿井水随意排放。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关于淮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潘三煤矿及选煤厂扩改建工程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审查意见的复函》要求其矿井水全部回用,但潘三煤矿长期大量排放矿井水。督察组调阅潘三煤矿生产数据显示,2018年1月-2021年8月,矿井水产生量约为672万吨,利用量约为302万吨,利用率仅为45%。

  一是污水溢排、直排。督察发现,潘三煤矿有大量矿井水溢流至雨水管网外排,取样检测结果显示,化学需氧量76mg/L,悬浮物为230mg/L,分别超《煤炭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0.52倍、3.6倍;厂区内还存在多处私接潜水泵,将未经处理的矿井水、煤泥水,通过软管绕过污染治理设施和总排口,直排至厂区外沟渠、空地,外排口取样检测结果显示,化学需氧量298mg/L,悬浮物为1820mg/L,分别超《煤炭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4.96倍、35.4倍;该煤矿生活污水处理站在长期运行不正常的情况下,协议移交潘集区管理,运营管理人员缺乏专业知识,日常运营、管理、维护不到位,接触氧化池无生物膜,加药装置无药剂,刮泥机不运行,污泥回流管堵塞,污泥压滤机停运,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形同虚设。厂区雨污分流不彻底,污水管网与雨水管网混接、错接问题突出,导致矿井水、车辆及地面冲洗水、生活污水难以有效收集处理,部分污水通过雨水泵房外排至架河西干渠河。

  二是大气、固废污染防治不到位。该煤矿检修车间喷涂工序无废气收集处理设施,手选矸石运输廊道、岩矸石落料仓未密封,煤矸石等物料露天堆放,无组织排放及扬尘污染严重。危险废物收集贮存不规范,部分含油固废、油漆桶等危险废物,露天放置,检修区场地部分未硬化,机械拆卸维修产生的废机油直接渗入地面,污染土壤。

  淮河能源集团及煤业分公司监督管理不力,检查考核流于形式。集团公司未严格执行环保年度评估、环保双月调度会等内部环保管理制度,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意识不强,日常管理、检查考核中仅依据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发现问题进行处罚扣分。2020年集团公司年度环境保护目标综合考核中,煤业分公司考评得分92.5,实际其多家下属企业不同程度存在应扣分而未扣分的情况,其中潘三煤矿矿井水回用率问题按考核要求应扣10分,实际仅扣0.5分。淮河能源集团煤业分公司对潘三煤矿存在的诸多环境问题,未采取有力措施督促整改,在2020年企业环保目标考核中,还将潘三煤矿评为优秀单位。潘三煤矿内部监督考核不严不实,2020年12月,潘三煤矿发现矿井水直排问题后,未严格按照内部考核要求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处理,也未组织整改,直至今年6月,督察组暗访发现该问题后,才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图8:集团2020年考核中对潘三矿上级公司煤业分公司资源综合利用项,仅扣0.5分

  潘三煤矿未能切实履行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环保意识淡薄,环境管理混乱,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环境污染严重。

  淮河能源集团及煤业分公司未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绿色发展相关举措未有效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决策部署落实不够有力,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刚性约束不够,执行力不足。

  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三):安徽海螺集团下属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问题整改不到位 环境污染问题突出

  2021年9月,省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安徽海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开展督察发现,其下属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相关问题整改不到位,环境污染问题突出。

  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为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位于繁昌县荻港镇板子矶畔,占地面积50万平方米,现有一条2500吨/天和两条4500吨/天新型干法旋窑熟料生产线及一条水泥粉磨生产线万吨。

  2021年4月、8月,省生态环境厅委托的第三方运维监管服务单位在例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1#生产线窑尾废气自动监控设备存在伴热管分析仪段不加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校验不合格,以分析仪校准数据代替系统校准数据等问题;3#生产线窑尾废气自动监控设备存在全系统校准频次不足,一氧化氮标气校验误差大于技术规范要求等问题。

  2021年9月10日,督察组下沉督察期间委托第三方运维监管服务单位对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开展检查发现,该企业1#生产线窑尾废气自动监控设备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校准校验不合格的问题仍未整改。检查同时发现,2#生产线窑头湿度数据异常,数据偏低,窑尾校准校验不合格,氧气、二氧化硫、颗粒物校验误差大于技术规范要求;3#生产线窑尾校准校验不合格,二氧化硫校验误差大于技术规范要求。

  图1 污染源自动监控设备检查记录显示1#、2#、3#生产线存在设备不正常运行、问题未及时整改等问题,企业负责人均予以认可。

  督察发现,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生产原料等物料露天堆存的问题较为普遍,物料堆放、晾晒时均未按照要求落实抑尘措施;该公司1#生产线厂区内破碎生产线喂料口未采取有效的降尘措施,地面积尘严重;生产原料遗撒现象十分普遍,原料加工区域二次扬尘问题突出;厂区定期清扫、洒水等控尘措施落实不到位,道路积尘现象明显。

  督察组对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杨山东水泥用灰岩矿检查发现,矿区运输车辆冲洗平台产生的冲洗废水,未按照要求沉淀处理后循环使用,部分冲洗废水经沉淀池溢流口排入外环境;矿山露天开采区和破碎站等工段扬尘污染防治不到位,粉尘未得到有效治理,无组织排放现象明显,矿区道路两旁的绿植被粉尘覆盖。

  芜湖南方水泥有限公司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对问题整改工作重视不够,问题整改不及时,日常环境管理粗放,扬尘污染严重。

  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对下属企业存在的突出问题,推动整改不到位,日常监督管理不到位。

  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四):铜陵有色集团铜冠建筑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敷衍应对 环境问题突出

  2021年9月,省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陵有色集团”)开展督察发现,铜陵有色集团铜冠建筑安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安公司”)下属2家企业长期违法生产,整改敷衍应对,环境问题突出。

  建安公司是铜陵有色集团子公司,其钢构基地位于铜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有建安钢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钢构公司”)和建安防水防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防水防腐公司”)2家下属企业,主要从事钢结构工程设计、制作及相关的防腐防水加工,年生产钢结构非标件10000余吨,年使用各类油漆、涂料及稀释剂300余吨。

  督察发现,防水防腐公司钢构件喷涂加工项目一直未履行环保手续,于2009年建成投产,至督察时仍在违法违规生产。钢构公司钢构件制作加工项目2005年投产后,既未开展竣工环境保护验收,也未按照《安徽省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要求,于2019年底前完成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工作,直至2020年9月、2021年6月才先后建设2套伸缩式喷漆房及废气活性炭吸附处理设施;期间,钢构公司年油漆使用量高达百余吨,露天喷(刷)漆,未采取相应污染防治措施,挥发性有机物直排外环境,至督察时,该公司抛丸工序粉尘、油漆调配废气、焊接烟气无组织排放问题依然突出。

  此外,钢构公司和防水防腐公司危险废物管理不规范,危险废物贮存场所“三防”措施不到位,未建设废气处理设施;防水防腐公司危废库内杂物、危废随意混合堆放。

  2018年9月,因环保手续不全,铜陵市生态环境部门责令建安公司生产基地内下属企业完善手续。后因生产基地土地性质调整为商业住宅用地,难以补办手续,2019年12月,铜陵有色集团决定将建安公司整体搬迁,但相关工作推进滞后,一年多来,既未确定搬迁时限,也未实施搬迁,直至此次督察进驻前,铜陵有色集团才研究决定12个月内完成搬迁。督察发现,2019年以来,建安公司不但未按要求停止违法生产行为,积极推进项目搬迁,反而持续扩大生产规模,钢构件产量从2019年的7049吨增加至2020年的9387吨,增长33%。

  图3:钢构公司钢构件产量从2019年的7049吨增加至2020年的9387吨

  钢构公司不在污染治理、项目搬迁上下功夫,却在应付督察上颇费心思。督察组调阅资料发现,该公司废气处理台账弄虚作假,2021年春节期间全厂本已停产放假,但其喷漆房及废气处理却记录为均在使用,后为应付督察,再次提供了一份临时伪造的废气处理记录,删除春节放假期间的原虚假记录,并伪造设施操作人员签名。同时,该公司安排临时停产,规避检查,9月7日上午、9月9日晚,督察人员两次对钢构公司进行突击检查,该公司均在督察组到场后临时停产,但现场检查发现其有明显生产痕迹。

  建安公司及其下属企业重效益、轻环保,突出环境问题整改不力,长期违法违规生产,应对督察弄虚作假,环境守法意识淡薄。

  铜陵有色集团重部署、轻落实,对下属企业存在的突出环境问题,推动整改不到位,履行管理责任不力。

  (来源:综合安徽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安徽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安徽省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安徽省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安徽省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上一篇:为揽工程行贿官员多人被判刑……邵阳通报3起受贿行贿一起查典型案例

下一篇:两部门联合发布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行政公益诉讼典型案例